當他正要離開王國時,騎士順路去向一直對他很好的國王道別。國王住在高級住宅區山頂上的一棟豪華城堡裡。就當騎士騎過城堡吊橋,進入庭園,他看到宮廷的搞笑藝人盤著腿,吹著蘆笛。

        這位搞笑藝人叫「歡樂包」,因為他肩上背著一個七彩的包包,裡面載滿著各式各樣搞笑用的道具。像是算命用的奇怪紙牌、若隱若現的彩珠,還有用來令觀眾驚喜的搞笑人偶。

        「你好呀,歡樂包。」騎士說著。「我來向國王道別的」。

        這位搞笑藝人抬起頭來望著他說,

        「國王他不在,對你也沒什麼好說的。」

        「他去哪了呢?」騎士問。

        「國王他去打聖戰了,你等他你就會被延誤。」

        騎士為了與國王錯身而過感到很失望,而為了沒趕上聖戰的行列感到焦慮。「唉,」他嘆了口氣,「在國王歸來時,我已經在這身鎧甲裡給餓死了吧。我們可能永遠再也見不到面了。」騎士很想倒在馬鞍上,但是穿著鎧甲他當然是辦不到的。

        「你也太搞笑了吧,堂堂騎士卻救不了自己。」

        「我沒有聽你酸言酸語的閒情逸致,」騎士在他的鎧甲裡僵硬的吼叫著,「你不能一次就好,認真的看待別人的問題嗎?」

        以一個清澈又響亮的嗓門,歡樂包頌唱著:

        「我從來就沒困擾,對我來講危機就是轉機。」

        「如果被卡在這裡的人是你,你就會唱出不一樣的音色了。」騎士生氣的說。

        歡樂包頂他:

        「我們都是被某種的鎧甲所困,你的只是淺顯易見。」

        「我沒有時間聽你這些廢言。我得設法將我自己從這身鎧甲裡給放出來。」說完,騎士催著馬匹前進。這時歡樂包叫住了他:

        「我知道有一個人能幫你,幫你脫困獲得自由。」

        騎士頓時停下馬,掉頭走回去,興奮的問歡樂包,「你認識能將我從鎧甲脫困的人嗎?是誰?」

        「你必須要去見魔導士梅林,他會告訴你怎麼得救。」

        「梅林?我唯一聽說過的梅林只有亞瑟王的偉大明師呀。」

        「這是他的盛名,亞瑟王的老師沒有錯。」

        「但這不可能呀!」騎士大聲的嚷嚷,「梅林跟亞瑟王都是已經作古的人呀。」

        「是真的,還活得好好的,往遠方的樹林找他吧。」

        「但是那片樹林好大呀,」騎士說,「我怎麼可能在裡面找得到他呢?」

        歡樂包笑了,

        「何日何月何年誰知道呢,學生準備好了,老師自然就出現了。」

        「我等不及梅林出現了。我要去找他。」騎士說。他感激的伸出手,用力的握緊歡樂包的手,拜他的臂鎧所賜,還差點把歡樂包的手給捏碎了。

        歡樂包痛得叫出來,騎士趕緊將手放開,「很抱歉。」

        歡樂包揉著他發黑的手說:

        「當你的鎧甲卸下了,你就會體會到別人的痛苦了。」

        「我走嚕!」騎士說。他將馬掉頭,心中滿懷著新希望,躂躂的為找尋梅林的身影而去。


... (待續) ...

    全站熱搜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