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到這位睿智的魔導師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森林有很多座,但梅林只有一個。所以武士日以繼夜馬不停蹄的尋找,而他同時卻也愈來愈虛弱。 

        騎士騎著馬獨自穿越過一座座的森林,他發現了世上有許多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他一直都自以為是個聰明的人。但他現在試著在樹林裡求生存,卻證明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他不甘心的承認他自己連哪些是有毒的,哪些是能吃的莓子都不會分辨。吃東西就像是玩俄羅斯輪盤一樣。而喝水也沒有比較不危險 (註一),他將頭放進小溪裡,水瞬間湧進他的頭盔。兩次,他差點因此而溺斃。更糟的是,騎士打從進了這樹林就迷路了,分不清東南西北。所幸,他的馬分得清。

        經過幾個月的徒勞而無功,騎士感到頗為心寒。縱使他跋涉千里,卻還是不見梅林蹤影。然讓他更鬱卒的是,他連一里是多遠都不知道。

        某天早晨他醒來,感到自己比之前更虛,但有點不同。此時就是他終於見著梅林的早晨。騎士一眼就認出這位魔導師。他坐在一棵樹下,身著白色的長袍。樹林的動物聚集在他身旁,鳥兒停駐在他的肩膀及手臂。

        騎士悶悶的搖了搖頭,他的鎧甲隨著他的動作唧唧作響。這些動物是為什麼這樣容易就找到梅林,而我卻那麼難呢?

        騎士疲倦的從馬上爬下來,「我到處在找你」他對那位魔導師說,「我迷路了好幾個月」。

        「是一生。」梅林更正他,同時咬下一塊紅蘿蔔與他身邊的兔子分享。(註二)

        騎士愣住了,「我並不是來給你羞辱的。」

        「那也許是你一直都把實話當作羞辱」,梅林說著,同時將紅蘿蔔分享給其他的動物。

        騎士也不喜歡這評語,但是他太飢渴了,沒有多餘的力氣重新回到馬上掉頭就走。他反倒是讓他那覆鐵的身軀倒在草地上。梅林同情的看著他,「你很幸運,因為你虛弱到不能逃避。」

        「你說這什麼意思?」騎士生氣的說。

        梅林笑著回答,「人並不能逃避而同時學到東西。他偶而必須在某處停留一下。」

        「我只會停留在這裡到我找到方法從這身鎧甲脫困。」騎士說著。

        「當你知道方法了,你就不再會騎上你的馬然後到處跑了」,梅林告訴他。(註三)

        騎士已累到無力質疑梅林說的話。不知怎麼,他卻感到心安,而他就這樣睡著了。

(...待續...)

註一:在書中原文是 "no less hazadous",中譯是「稍微不那麼危險」─ 譯者完全將意思搞錯。
 "no less+[adj]" 應該是「沒有比較如何...」,「比較不如何...」是 "less+[adj]。

註二:這段的重點在 "lost" 這個字。英文可作「迷路」或「迷惘」(像論語中孔子說的四十而不惑的「惑」)。

註三:這段的重點在 "learn" 這個字。英文可作「學習」、「知道」或「知道某種方法」。


    全站熱搜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