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週 ─

  期末考前,二年四班的導師時間。

  「好的,大家準備好了嗎?好,仔細閱讀你們手上的東西。」
他們的導師神樂坂惠理,把通知單發下去給學生們看後說著。

  「雖然很唐突,但是我們決定用這方案代替原訂的校外教學。
它剛好在本學期的最後一天,將於24號出航。而由於某組織的熱情
招待,我們學校的二年級學生將被邀請參與這艘船的聖誕遊。真是
太棒了,你們說是不是呀?!奢華的巨輪,高級的歐洲料理!還有
像是游泳池、運動設施、購物中心、電玩廣場等等琳瑯滿目的娛樂
設施。還有演唱會、電影或舞台劇,當然還有抽獎活動。重點是,
他是免費的!」

  「喔~~」學生們同時發出欣喜的聲音。

  「既然這項活動的參與是自願性質的,單子你們填一填,然後
讓你們的家長或監護人簽名。那麼,接著讓我來說明一些注意事項
吧...」

  惠理便開始說明細節,他們還有幾個禮拜來準備自己的健保卡
影本,家長的准許證明,還有到時候在船上要用的識別卡上要貼的
大頭照。不穿制服不可以登船,有慢性病或過敏的人必須要先詢問
醫生的意見云云,有的沒有的。

  沒有很認真在聽的千鳥要,這時正發呆的看著單子。坐在他旁
邊的常盤恭子小生的問她,「喂,小要,你要去嗎?」

  「嗯...?喔,那個喔。如果是免費的話,應該會吧,大概。」
眼睛依舊盯著那張遊輪行程表,她回答著。

  十二月二十四日。那一天是小要的十七歲生日。

  聖誕前夕正是她的生日。

  多半的人對此總會有種浪漫的憧憬。但是對她來說,卻而只有
一堆因此而衰到的回憶。他爸媽總是將她的聖誕禮物與生日禮物作
一次送給她。另一方面,她五月生日的妹妹卻可以個別收到禮物。
小要還小的時候,常常為此開啟爭端。然而這些爭端到後來卻都只
有一種結果,那就是─「小要,你是老大,認了吧。」

  不過如今她爸爸與妹妹今年聖誕節將在紐約度過。見不到爸爸
,小要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跟爸爸的感情沒有很好。

  就當小要正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惠理也結束了她的說明。

  「這就是全部的細節了。那麼有什麼問題嗎?」

  「我有一個問題」坐在窗戶旁邊的一位男同學 ─ 相良宗介,
舉手發問。

  他原本的撲克臉顯得比平時還嚴肅。在眾多欣喜若狂的學生中
,他是唯一皺眉一臉正經的人。

  「請說吧,相良同學。」

  「這些同意書不夠詳盡」宗介邊說邊翻著手上的表單。「它沒
有涵蓋到若是在旅途中發生意外時,該怎麼作。它更是未說明若是
發生恐怖攻擊,學校將如何應對的議題。」

  「你在說什麼呀?」

  「我們學校在今年的事件中,早就該學乖的。」

  「不要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這些事情不會再多發生個兩三次了
!如果每個人都在意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世界上就沒有學校會辦校
外教學或戶外活動了。」

  「低估環境的威脅是很危險的。」宗介一副很專業的樣子。「
上次是我們幸運,但下次卻可能以悲劇收場。您還記得1985年發生
在義大利遊輪阿西里‧勞爾羅號上的劫船事件嗎?」

  「阿...西里‧勞爾羅...」

  「在那次的事件中,有一名人質胸部及頭部中彈,最後被扔
到海裡。除了一個坐輪椅的老人外,幾乎無人生還。」

  「....」

  「恐怖份子強迫三名人質抓住卸下保險拴的手榴彈,然後將
其餘的人質聚集到他們身邊。他們當時的恐懼是無以形容的。只
要其中一個拿手榴彈的人有一個不小心,誰知道多少無辜的人會
突然被炸爛。腦漿、內臟等屍塊會噴得到處都是,生命就在痛苦
、恐懼、無助中結束。這就是恐怖份子的手段,我們不能大意。


  這時一片凝重的氣壓,早已佈滿整間教室。原本為要出遊這
件好消息而欣喜若狂的學生,頓時鴉雀無聲,彷彿被冰水狠狠沖
過。

  「但是不用擔心,身為學生會會長安全助理的我,將保證各
位的生命安全。我希望獲得攜帶衝鋒槍、C4炸藥及指向性地雷的
許可。若我們能確實運用武器和戰術,我們就可消滅任何劫船者
,並防止流血事...」

  啪!

  小要向宗介衝了過去,狠很的踹翻他。宗介被桌椅包圍著趴
倒在地上。

  「千鳥你這是幹嘛?」

  「閉嘴!就當大家正高興的時候─你就不能稍微用點常識嗎
!?」

  「但是對於悲劇發生的警告是─」

  「不要再說什麼警告跟悲劇了!!」

  「但是那個阿西里‧勞爾羅─」

  「我都叫你閉嘴了呀!你,去死!去死吧!」

  「千鳥,很痛啊。」

  「你才是大家的痛處!」

  說完小要雙腳鏟向宗介,用相撲的招式狠很勒住他,直到她
的同學們紛紛上前來阻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qx 的頭像
aqx

aqx's P.R.I.D.E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