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在球隊的任務,在今天也告了一個段落。

時間真快,都已經過了五年了,
這支球隊從零到今天這樣的規模。

就在我大一挨家挨戶的請同學打新生盃的模樣還歷歷在目時,
小土跟邪惡熊都已經要畢業了。

小土由曼莉帶到球場的第一天,我還記得。
邪惡熊被叫做邪惡熊的第一天,我還記得。

許浣熊打電話叫靜芝來球場的那一天,加入院籃的那一天,
小黃穿著閃亮亮的 ADIDAS 黃鞋第一次來到球場的那天,
紅魚丸第一次展現他的氣勢的那天,

在新生訓練第二天,第一次看到朱綿跟阿龍的那天,
靜芝欣喜若狂的介紹阿房給我認識,說「學姐,他要加入院籃喔!」的那天,
江江跟阿諭在中正的體育館,第一次參加大法盃的模樣,

這些我都還記得。



這些年來,看著大家的成長,是種很奇妙的感覺。

每一場比賽都會希望看見「某種東西」,自己的子弟兵那一瞬間的「燃燒」。

那瞬間,你會看到他的眼裡有種執著,那種你將他換下便是種莫大的罪惡般的壓力。
那瞬間,你會看到他在場上散發出一種捨我其誰的氣勢,

很耀眼,很耀眼,
這是一種只會在打球的當下才會綻放的光芒。
炫目的令人嫉妒在場上接受掌聲的不是自己,而我都看著,同時也羨慕著。

每次比賽,
留球員在場上,是如此的自私,因為想要見證那道光芒。
換球員下場,亦是如此的自私,因為不忍他為了那道光芒而燃燒自己。

以前,看著灌籃高手,
總是會為了流川一個漂亮的過人、赤木的火鍋、
三井接二連三的三分球、櫻木捨身搶籃板而深深感動。
事隔多年後,重新翻起灌籃高手,
卻為安西教練的心境而頻頻落淚。

我並沒有辦法成為一個好教練,
我無法果斷的決定換人,我無法保證每一場勝利,
我無法在每次暫停後策動一個有效的 play。

但我希望我能成為一個好學姐,
讓學妹能快樂的打球,打出屬於自己的籃球,
讓學妹每次來到球場都來得有意義,
讓他們回顧大學四年,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就是這支球隊。

我希望,他們能知道,
當你對某種東西認真時,當你追求某種東西時,你會是多麼的亮眼。


一遍又一遍的看著錄影帶,我不禁開始感謝發明 DV 的人。
謝謝你,讓我們美好的回憶得以留存;
謝謝你,讓我們知道我們的青春浪費在於充實彼此的生命,
人生,是一段用生命觸碰其他生命的時光。And all our time wasted aren't really wasted.


或許到了最後,也沒有人會回過頭來瞭解我一路走來的心情。
但,作為與不作為之間,本來就不是為了得到什麼回應,
而是為了充實自己的生命,回過頭來,
發現現在的自己會對過去的自己微笑,well, this is it.


縱然夜把花悄悄地開放了,往往卻讓白日去領受謝詞。

但夜還是安靜的,每一晚,綻放每一朵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qx 的頭像
aqx

aqx's P.R.I.D.E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