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雲層將皎月掩蓋,夜空漆黑無光。

  在這一片漆黑中,Arbalest映出的黑色輪廓緩緩的爬著岩壁。
它機械的肌肉結構隨著推進的驅動,微弱的嗡嗡作響。

  當他爬到了那些浪花所無法觸及的高度,宗介便開啟Arbale-
st的ESC裝置將隱形模式啟動。機體身上的鏡片狀零件投射出一片
將機體包覆的光學迷彩,將它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

  就在這個時候,他接收到來自同伴的通訊信號。

  「Uruz 6呼叫Uruz 7。你到了沒呀?我等得不耐煩了」,克
魯茲‧偉伯中士以狙擊的姿勢在島嶼的南邊平靜的海浪中催促著
宗介。

  「這裡是Uruz 7。我還沒到。請保持待命。」

  「吼,那你快點吧。你有纜線槍吧,這種崖壁你可以用它爬
快一點吧?」

  「如果有石塊因此而剝落掉下來,會驚動敵方。」

  「那就用電擊槍讓他們惦惦不會喔。你喔... 實在是...」

  「通話結束,完畢」宗介說著將通訊切斷,低聲嘆了一口氣
,「實在是...」。

  他光是為了要躲過敵方的戒備到這裡,就已經費了很大功夫
了。如果他只是個普普的駕駛,他早就誤踩地雷歸天了。如果這
時候被哨兵們察覺,那麼任務就必須終止。

  <警告,距離原訂襲擊時間已經超過十五分鐘了。你必須設
法盡快抵達據點F。>

  不只有克魯茲,連個AI都在催他。Arbalest的AI在催他。

  「你給我閉嘴。」

  「收到。但是,在這之前有個建議。依數據統計,在這樣的
情勢下,因對於完成任務感到不耐煩的情緒,犯下錯誤的機率是
平時的兩倍。為了將心情平靜下來,我建議你唱首歌。我有約五
十首時下最流行的歌曲,你可以點歌─」

  這樣的搞笑起了些作用,但是以AI那單調又沈悶的語氣說出
來,卻讓宗介更是感到厭煩。

  「我並沒有給你準備音樂的命令。在沒有我的允許下,不要
任意的浪費記憶體容量。」

  <這根本不構成問題。音樂只會佔幾GIGA的空間而已。>

  「把他們全部刪除,否則我會為了任務把你破壞掉。」

  <我將這解釋為玩笑話。以笑話回應笑話是有效的對應方式
。我準備了五十個人類最愛聽的笑話,你可以點─」

  「這不是玩笑話,是威脅。」

  <失陪了。>

  在這之後AI陷入一片沈靜。坐在駕駛艙的宗介疲倦的搖了搖
頭;Arbalest隨著宗介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說真的,一個會給這種荒謬建議的AI是怎樣?

  這機體的控制輔助系統,什麼建議不給,竟然建議「唱首歌
」。

  自從香港回來,這AI的言行舉止是越來越奇怪。明明沒有偵
測到任何的故障,但他在沒有命令下說話的次數也日益頻繁。技
術工程師說,AI之前有要求將它的線路連接到FM收音機或BS電視
機上,好讓他收聽收看節目。但宗介應該會從今天開始禁止他們
那麼作吧。


(...待續...)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