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我開始不再對球隊有無力感?

板上說那些困擾我也曾經有過,我也不是一直都那麼順遂的呀 (苦笑)。

在我看似能扛起重擔萬事一把罩的肩膀上,
也曾經面臨過許多至今依然無法磨滅的傷痛。


學生籃球該怎麼樣經營?
事實上,如今我依然是在找尋方向。


阿龍也曾經質疑過我們球隊,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參加院籃呢?

很高興他會提出來,因為很多球隊不提反而是毛病。
或許我那屆就是太小心翼翼了吧,大家都想當朋友。
但是不試著去問犀利的問題,又不正面的回應,到後來也只是表面的祥和。


我好像不知道怎麼回應板上。
但並不是真的我啞口無言被扳倒,
而是向我這樣的熱血笨蛋,彷彿沒有這樣的立場說。

但是說熱血嘛,我又是個只出一張嘴的大懶人。
所以好像更沒有資格說什麼。


我想表達的,也其實只是 ─
        「不用想太多,先投入,先愛上這支球隊,你自然就會愛上籃球」

想陳小黃他大一還跟我說他大二就要退休;
想曾靜芝他還是臨時被許浣熊給叫過來的;
想許浣雄他一開始也不是喜歡籃球才來的;
想紅魚丸他擺明身高天分不足卻還是留下來。

後來,他們的眼神卻都告訴我 ─ 是的,我很喜歡...

就像灌籃高手最後一集,櫻木花道摔斷脊椎,
再度站起來,將雙手搭上晴子的肩膀一樣說:「是的,我很喜歡...」

是不是晴子,是不是籃球,都無所謂了。


說到這裡我好像開始喜歡起櫻木了。


北極星大家回答阿龍寫的文章才是充分有說服力的,
我很想要把板上的文章都貼過去,不過這樣大家會把我給殺掉吧  ̄▽ ̄

嗚嗚,誰來寫一篇聲援我啦~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