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駕駛著鋼彈與另一個人兵戎相向,才是勇敢...




看到 Kira 讀著 Cagalli 寫給他的信
畫面上 Cagalli 無奈著籌備被迫的婚禮
學習姿態,學習談吐。
學習著如何不像自己。

「戒指我不能留下,卻也不想讓他們拿走。
你幫我還給那傢伙吧。」

理念、人民、幸福
這三樣東西要怎麼放在一個天秤上?

政治的路或許是沒有理念或幸福的。
背負著 Athha 的姓氏,
又怎麼能轉身就走?

Kira、Lacus 可以住在海邊不問世間事;
Athrun 可以埋名留在自己珍惜的人身邊;
Murrue、Andy 可以改名換姓過新的生活。
他們都以新的身份,面對新的人事物。
沒有大眾知道他們的過去,
也沒有大眾在乎他們的未來。

Cagalli,她是唯一保留身份的人,唯一留下的人。
背負著 Athha 的姓氏,面對每一天生活的人。
人們知道她的過去,
更注意著她的未來。

當 Kira、Lacus 都已經入睡了,
Cagalli 卻還坐在辦公桌上,
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著一批批的公文。
說出來的話,作出來的決定,
都牽動著國家的方向,人民的生命。
言語不再只是言語,自己的姓名也不再只是稱呼。

無論她有誰在身邊,
夜深人靜的時候,她還是得獨自面對。

嚴格說來她甚至於根本就不是 Athha 的血脈。
戰後她大可一走了之。
但他選擇留下,選擇繼承,選擇背負,選擇面對。
只為了她被託付,只為了她被期待。
只因為自己能發揮那麼一點影響力,
而選擇自己不假他人之手去作。
這是連 Lacus 都沒有的勇氣。

她沒有為她在會議上承受的打壓而落下一滴眼淚,
淚水卻在一場她不願意的婚禮上潰堤奪眶而出。

婚禮葬掉她的理念,她的幸福。
只為了可能的和平。
像真那樣因戰喪失家人的 Orb 人民,
一個也好,能少那麼一個也好。
讓已經因戰逝去的亡靈,
因他們的家人能享有和平而得安息吧。
千萬個幸福,換 Cagalli 一個人的,
這是一場公平卻殘酷的交易。

真誠的眼淚,卻諷刺的襯托了那不實的笑容。

二年來,Cagalli 沒有長進嗎?
我相信那個當時不能理解父親理念的孩子,
已經隨著父親的身影葬入火海中了。
她瞭解了,身為 Athha 繼承人的責任,
有些事情,是留給身為 Athha 的自己去作的。

無論喜歡她也好,不喜歡她也好。
說她笨也好,說她蠢也好。
Cagalli 穿上婚紗步上禮堂那一刻...

不只是好美,而且好勇敢。


a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